一天


前几天有活动,爬山,吼叫,完了还饭局,吹脬,吼叫。这几天就很爱困觉。

昨晚很早上床,今天也很早爬起。八点多去卫生所打流感疫苗,不给打,要我证明我住在我家。

租约?房产证?房产证写谁名字也没可能写我的啊,买房子的时候我还在地上学爬呢。

反正不给打,哎,就是玩。

我就回家,回家我就一顿暴睡,睡得我昏天黑地,黑得发亮,睡成了一个黑洞,把附近的居民,村民,福州人,闽南人,广东人,广西人,台湾人,日本人,全部都吸进来,醒来房间里黑乎乎的,感觉这个世界上一个人都没有了。

听见窗帘外远方传来吼叫声,快两点了!

晚上还得叫爸妈跟我写份租约,明天拿了打针去。


留下評論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