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户续记

除特别注明外,本文所有时间均以东九区时间(UTC+9)为准。

9月

9月10日

早上与同学银座相会,逛了一圈“东急之手”(Tokyu Hands),在六层楼卖文具处忍不住买了两杆,同学则一买买一把。

中午吃完饭,体验了羊羹。

我喜欢它的甜。

之后去了银座的苹果店。

9月11日

浑身酸痛,休息了一整日。

9月12日

晚上去渋谷的NHKホール。当晚举办Songs of Tokyo,而我正好有留学生的無料招待券。6点开门,6点半停止检票。我幸在一个字前赶上。坐到了第3排――居然会如此之前。而且听边上两位观客交流,也是同校的留学生。周围时不时传来普通话。

舞台正上方悬了一块大屏幕,以便后排观众看清绚丽的舞台与……喜欢的偶像的“盛世美颜”吧。正对舞台的右手边墙上嵌着硕大无朋的管风琴。

7点正式开始。先是一位伪司会上台,叮咛大家遵守观看秩序。还任摄影机在他脸上缩小放大,以展现上端屏幕的功用。复提示大家,今夜舞台效果会很“炸”,回头可以在电视或应用上观看重播。最终在一阵热烈的欢呼声中,司会登台,晚会开始。

后来满把条条带回了住处

离开场馆,不少人意犹未尽,在门口拍摄“SONGS OF TOKYO”的预告牌,以证明到此一游。

9月13日

今天因故有所耽搁,一看手机导航显示的预定到达时刻,瞬间心凉半截。但最终还是发扬了中国人“v. 都v. 了”的精神,赶到会场。才领悟到贴心的地图软件往往会在途中的各个环节预留3到5分钟的提前量,令到我的实际用时比预计的快了10到20分钟。

这次分到的票是第30排的。正好可以在观众席的中部感受下火热的氛围。可能正因坐在中部,耳接四方音,听到的交谈语种也比昨晚丰富。

9月15日

今天去神奈川找我姨。前几天蒙同学科普,才知道《神奈川冲浪图》不应该在第三个字后停顿——人家是神奈川冲的浪图。总之就是这么个地方。

坐上小田急——它的日本话和普通话读音都可爱地令人喜欢——电铁,对面与左边传来的都是熟悉的中国话。

9月18日

凌晨。晾衣杆再一次砸下来。

9月19日

今日は上野に行く。

上野站下了车,不知为何几乎都是老年人,当然也毫不意外地有几个讲中国话的。

到了国立西洋美术馆,就几乎是老年人的天地,「あら」「あら」的声音不绝于耳。(当然还是有讲中国话的。)队伍居然要排25分钟,看来展会即将结束,大家都想来赶晚场。而在工作日有闲,又热爱艺术(或者是热闹?)的东京老年人不少。有一对年轻男女,讲中国话,被队列吓到了,嘀咕着:「只能线下买票吗?」一边手挽着手走了。看来是惜时的观光客。

老年人们都很讲礼貌。队列在转弯时,不免出现「弯道超车」的情况。有的依姆在将要超过我时,就会问:「いいの?」(我可以前进吗?)我都会同意。实际上这边厢先超了,那边转个弯也得还回来。但他们还是会在「超车」前先问问人是否允许。

9月27日

庠序始学。出了地铁站,只见一位警察举着题为「致各位学生」的牌子,引导着人行道上的大家。牌上建议大家「拡がらずにお進みください」。过去到上学时,这条人行道都是一个去向的学生们在涌流;如今大家让出了能容一人的空间,供去往另一方向的人通行。

9月29日

最近学业突如繁忙,加上在整理福州话地名,一不小心忘记了10月涨税这件大事。打算30号晚上去买点东西。

9月30日

最近是在太过疲乏。傍晚亦未去上法语课,直接归家困眠,做了一场赛博朋克的梦。

10月

10月1日

醒来已是0点半。食过宵夜,又去便利店买了点吃的,才反应过来今天是施行新税率的头一天。

税率仍然为8%

查了下,说是有「軽減税率」这一操作,比如「外食」仍课8%的税。所以刚才的宵夜,其消费税为10%,因属堂食。便利店买食物,并非当场食用,所以减税。

10月12日

没有人的城市(转载自ちぇすとし)

ああー最高です!

人が消えた都市。

デジタルサイネージのみ動き続ける…

ちぇすとし (@_Chestboy_)

10月16日

10月20日

今旦豆瓣解禁广播,欢声笑语一片。

读之前台风天借的书,发现有污渍。扉页还贴了这么封小告示:

扉页告示

10月30日

10月31日

近代文学堂的朋友问我晚上去不去涩谷,我才想起每年涩谷都会有大量后生囝hâu-săng-giāng集聚。
临别投了我糖果食。谢谢汝!

6点落堂。遇到台湾朋友,一同食过晚饭。满问伊接落来有否打算去涩谷,果然有。还掏出QQ,确认群友饭食完未。行到大隈像下,伊等群友,就此别过。

南门路安静得很,一改往日喧嚣。看来今天傍晚,年轻人不是在涩谷,就是在去涩谷的路上(或者抓紧食饭)。

静谧的南门路

明天就是早稻田祭了。小野纪念讲堂南门侧的廊道外,几天前便搭起了早稻熊。今日正好见到它发光的样子。

于是中道改了主意,也去涩谷看看。

11月

11月6日

今天去超商买吃的。

冰起来的秋刀鱼

超商不大,只卖饮食与器具。

看了《别告诉她》,身在日本倍感亲切。

11月7日

下了10号馆的课,恰为正午。尝试在楼下便利店现买午饭并加热,而后讨楼下桌椅坐食。这时正是下课高峰期,我在店内排了10分钟,才得以拿着热乎乎的午饭出来。

午饭

晚上逛B站,留意到明年的东京动画奖节居然也在此开设了海外人气奖的投票区,遂参与。

投票表单

投票时没看到“京紫”外传有参选,直到为投票完成的告知截图时才注意到有。不然就投它一票了。

2020年的东京动画奖节在3月13号至16号举办,我是赶不上了。

11月11日

今天双十一。毫无实感。在最后几秒内买了两本降价的小说。

11月12日

看到学园祭上居然有社团做摩尔庄园的同人。兴奋地凑了过去,被社团里的女性拉住做了访谈。我从我被生下来开始滔滔不绝地讲,讲半晌都没讲到和摩尔庄园的相识。然后五点了,大家一齐起身,伸了伸懒腰,够钟收工。我只好礼貌地止住了嘴,和他道「辛苦了」。转头和一位士大夫(staff)交流,聊到半途才发现他是华人。最后我们华语告别。我可能有点兴奋,和紧接着出现的另一位社团成员也用华语道了再见。他微妙地看着我,虽然应该是明白我在表达什么。我赶紧喊道:「お疲れ!」一边又不自觉地做起了揖。然后一蹬腿,我发现自己脚露在外面做梦。紧接着就醒了。

11月16日

在地区政府定期会派送邸报,本月亦不例外。

区議会だより

11月19日

11月21日

今天课上老师问中国学生对治理中国空气污染有无想法,大家都沉默不语。未几,有男生开始用中国话窃窃私语。有一位女同学尝试说:「向外国……」中国人都知道他的意思,向其他第三世界国家转移高污染产业了哇。但是他说得有些迟疑,还没言毕,老师便插他嘴说:「什么?把被污染的空气转移到外国吗?酷い。(过分。)」——当然是带着黜殠的腔调。「难道大家都习惯这空气,觉得无所谓了吗?」老师追问。有位女生坚定地说:「其实在慢慢变好了。」老师应道:「但是新闻上说,北京的空气又飘到日本了。原来在慢慢变好了啊。变好了当然是好事,但是新闻明明说又飘到日本了。」男生依旧在私语,还有台湾腔的女声道着些听不太清的话。最后老师很遗憾:「原来大家都没什么对策啊。」于是继续上课。

11月28日

踩点去上学。一不小心坐着各停。还纳闷为何车中空位如许多,反应过来已经关门。

評論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