远远地祝愿

没什么可说的,没什么可做的。处在深刻的苦难里,我明白。我却说我其实不明白,也可能我确实不明白。人果能与人共情吗?严复说不能,而他自己也被误解着。深刻的苦难里,无论说什么,说本身便是伤害。只好躲远远地祝福。可躲到远处,便不能再说自己明白,而说便更是件残酷的事了。无论如何,我还是希望他好。也许更好的方式是,从此只悄悄地希望他好。

發表評論

評論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