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類: 隨筆

  • “传毒”——童年游戏回忆一则

    “传毒”——童年游戏回忆一则

    院里小朋友们在玩一个奇怪的游戏,观摩了一下规则。手心手背,每一轮选出一个阴性,最后剩下一个阳性。然后阴跑阳抓, […]

  • 在日京租厝前的一些展望

    在日京租厝前的一些展望

    即将赴日,厝还没租,这怎么行?遂打开房讯网站细细比对。 愿望清单 我曾经也在日京寓居过1年,有美好也有辛酸。结 […]

  • 陋齋播遷記

    陋齋播遷記

    「空間」 早期:作爲一種展示櫥窗 二〇〇八年四月十八號,我發出了自己的頭一篇博客文章,祝賀自己換到了當時所就讀 […]

  • 在东京的腹腔内蠕动

    在东京的腹腔内蠕动

    朋友和我说,「东京是个吃人的地方」。 吃人。确实,东京也有让我窒息的地方。 我只交换留学过一年。那时候每天上学 […]

  • 一天

    一天

    前几天有活动,爬山,吼叫,完了还饭局,吹脬,吼叫。这几天就很爱困觉。 昨晚很早上床,今天也很早爬起。八点多去卫 […]

  • 一本清代土腔谜语集引发的回忆

    一本清代土腔谜语集引发的回忆

    近日有群友分享了一本福州话谜语集,清代光绪六年手抄本。 以前读高中,社团巡礼时也有老教师把红线系树上,线上贴满 […]

  • 迎圣火

    迎圣火

    以前圣火来福州,我们去江滨大道夹道迎接。我左手抓着《海都报》的圣火号外,右手举着数码相机准备拍。旁边一位姐姐问 […]

  • 长星照耀州府

    长星照耀州府

    你说你孤独 就象很久以前 长星照耀十三个州府 “长星”又作“火星”。“长星照耀十三个州府”,这是怎样的孤独? […]

  • 远远地祝愿

    远远地祝愿

    没什么可说的,没什么可做的。处在深刻的苦难里,我明白。我却说我其实不明白,也可能我确实不明白。人果能与人共情吗 […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