记观国产动画一事


大巴车缓缓驶向园区门口,最后停了下来。园区门口的石墙上,“络凤网络公司”六个黑体大字映入眼帘。上来两位工作人员后,车又缓缓开动了。

站在靠后车厢的工作人员是位年轻男子。“大家看不看动画啊?”他用拖长的语调问车上的小朋友们,得到的答案自然是肯定的。“那有没有看我们络凤公司的……”未及其说完,一位高年级男生登时插嘴道:“不看国产!”“对!”“没错!”赞同声纷至。“看熊出没!熊出没好看!”又有一位年纪较小的同学焦急地发言,但声音很快被压了下去。“熊出没不好看!”“日本的好看!”那位男子见状,只得借扩音器之威,让大家静下来。“我们络凤公司的动画作品,《阿榕觅训记》……”他开始介绍,但小朋友们很快被园区的布置吸引住了。许多本坐在车子左侧的拥向右侧,盯着陈在田径场旁的一辆绿皮老火车。他只好放弃了,遥指那火车,开始介绍。“那辆火车的车头,是中国最早的一批蒸汽车头之一,我们公司从山西大同买来的……”“哇!”“有钱就是任性!”蚁集的赞叹声把他剩下的话——“布置它是为了使园区具有多元的元素……”云云——撂在了一边。

这天大巴车上载着的,是参加络凤公司参观活动的学生——多数是小学生,但也有个别中学生。而动画并不是这个以网络娱乐起家的公司唯一的业务。这公司所在的产业园区,位于修喜市的海滨。一下车,海风扑面而来,我不由得拉紧大衣拉链。“海边凉!把衣服穿好!”随行的一位阿姨一边叮嘱着车上拥着下车的孩子们,一边追着跑来跑去愈来愈远的几个小男孩。

上午的活动很快结束,到了下午看动画的时间。工作人员领着稀稀拉拉的队伍,走进大会议室,东瞅西瞧的小同学们拣着位置就了座。面前的白墙上投影着两面暂停在开头的《阿榕觅训记》,镜头定格在一片林立的高楼中。“好无聊啊!要看《觅训记》了。”被叫做“小胖”的一个六年级男生趴在桌上作捶桌状,上午“不看国产”的呐喊有他一份,旁边一位小男生看着他咯咯地笑,我也被这久违的直率吓了一跳。

“大家好,我是《阿榕觅训记》的总导演。”大家安静后,总导演上台开始制作介绍,并不瘦的他宽脸上戴着眼镜。接着是制片人介绍动画的制作流程。“大家知道动画要怎么做吗?首先要做剧本。啊,然后分镜,也就是台本。接着就到了中期制作,最后剪辑,呃,配音,再录制。这个呢就是整个一个制造过程。”也许是因为在场小学生居多,他介绍的很简短。“啊,那说起来呢也很简单;但做起来呢,是比较复杂。确实,它要花费好多的人力、物力,而且要花好多的精力。至于这个画呢,啊,它一秒要二十四帧,要一帧帧画,这样就很辛苦。”顿了顿,又兀自嘿嘿笑了起来。总导演旋即接过话茬,“啊好,下面呢,我们呢把这个我们公司制作完成的这个《阿榕觅训记》啊,放给大家看一看。放映的过程中,如果小朋友们有什么疑问,有什么想法,可以提出来我们解答。”

“2130年,人类逐渐忘了几千年来传承的美德……越来越自私与冷漠,任由欲望支配着自己……”片头,声音雄厚低沉的旁白讲述着背景。这个动画大致讲了未来世界道德沦丧,所以“阿榕”受命回到2013年,和“橘仔”一起,通过践行《弟子规》之训收集“美德能量”的故事。一开始,小朋友们很捧场,挺直腰板盯投影。“你的任务是,追踪这本《弟子规》。它将把你带回2013年,它诞生的那个年代。”突然,一位老者的台词引起小同学们的疑惑。许多同学哈哈笑,有一位靠近投影墙的小孩举手,也有一两个大声议论:“《弟子规》怎么是2013年的呢!”然而很快声音弱下去了。也许是因为手举得太矮,也许是动画放映的声音太大,在会议室一角小桌前的导演没有反应,相顾聊天的其他大人们亦然。演到了第二集,念“便溺回,辄净手”时,第二个字的读音又引起了小同学们的争议。“哈哈,便尿!”坐我对面的小胖大笑道。“应该念‘nì’吧……”“怎么会念‘niào’呢……”絮絮的议论持续了较久的时间,其间些许小同学不时转头看看导演。导演并没意识到这些。方才说要了解想法的他,仍旧在角落叉着腰,盯着面前小桌上播着动画的电脑屏幕。当然,“溺”这个字义同“尿”时的确读“niào”,不过没有得到解答的小朋友们怕是不知道这回事儿了。

放映过程持续了一个小时,播的几集剧情分别发生在幼儿园及小学。在这之中,还有一件事引起了轰动,就是换集时视频网站插入的偶像剧广告里,有男女在床上打闹的画面。在这时小学生们兴奋地转头交谈,喧哗指点,并伴以哈哈大笑声,但很快也复归平静。整个过程中就这三个时刻最热闹。刚开始小同学们挺直的腰板在后面就撑不住了。到后面我转过头,看见对面的小胖仰躺在深蓝色的塑料扶手椅上;有位男孩双臂摊开,趴在桌上,皱着眉头盯着淡绿色的玻璃桌面发呆;两个小女孩不顾各自扶手椅的阻挡,肩并着肩头靠着头依偎在一起;邻座一位粉衣女孩规规矩矩地把手臂交叠在面前的桌上,头压在上边睡;坐我后面的一位小学生,低头捧着手机看《进击的巨人》,脸上泛着与暗淡的周围不相称的荧幕光。小孩子们很直接,并没有坚持。

终于,播映结束,白灯亮了,大家渐渐苏醒过来,起直身子。导演拿着话筒走上前,“好了动画放完了,大家有没有感兴趣的地方,有没有什么问题?感兴趣的地方有吗?”底下只有小声的聊天,没有回答。少许同学还在睡,话筒的声音才让他醒了过来。“那有问题吗?有没有什么问题想问的?”几位靠近投影墙的同学们连忙抛出方才的问题:“《弟子规》怎么是2013年的呢?”导演愣了愣,没有想到问题这么简单,接着回答道:“动画是2013年做的,我们这么做,就是想把未来与现实结合起来……这个代入感嘛,这个……”孩子们的意思是,《弟子规》应该是古代就有的,不是2013年才有,导演风马牛不相及的答案并没有让他们满意。“可是《弟子规》不是2013年的……”一两个同学不依不饶地议论,但声音渐渐稀疏了。会议室的门开了,几位工作人员搬着3D打印机进来了。

“好,那没有问题了?”我想问,但还没来得及举手,宣布结束的话语就响了起来。“好,那提问环节结束了,下面开始展示3D打印!”话音未落,前排的小同学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;语毕,后排的小学生从座位上弹起来,鱼贯涌至3D打印机前。导演从一旁走向小桌,把话筒搁回话筒架,默默地关闭电脑上的动画播放页窗口。

我走向那位总导演,因为我有问题想问。

“您好,您就是这部动画片的导演吧?”我探询地问,先确认身份。

“哎是,我是总导演。”他抬起头来转身,看到了提问的我。

“您有没有看到这个刚才,大家都……东倒西歪啦?”

导演顿了顿,憨憨的笑,“有啊有啊。”

“导演啊您会不会觉得,这个,说教的太多了,有点没抓住小孩子的兴趣点啊?”

“呃,这个片一开始讲的是幼儿园的时候,在场的都是小学生,当然会接受不了。”

“可是一开始大家也挺认真的啊,到后面讲小学时大家才困的啊?”

“这个幼儿园的部分一定要放,不然……这个剧情有联动,不看不知道起因。”他按着自己的思路,径直讲了下去。

“那……是不是该控制一下说教的内容……”我只好换了个问题。

未及我说完,他就接上话:“啊我们这个动画就是要教育这个传统美德,弟子规,当然会有点枯燥。这是当然的。”

“……难道就没有考虑,多增加一点儿童们的兴趣点,说教味道不要太浓?这样更好接受一点?”

“那你说儿童的兴趣点是什么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虽然平日我常川想给小孩子看的国产动画缺什么,但毕竟距离所谓的“儿童”也有几年了,不敢以自己的想法妄谈小学生感受,只得如实告诉了他。

“哈哈哈哈!”他憨憨地大笑。我一时不知所措。“总之制作时还是多了解一下大家的兴趣吧……”过了一会儿,我只得这样补充道。

我又提出部分台词较生硬的问题,过会儿又追问道:“这是贵司首部动画吗?”“是啊,这是我们络凤公司的首部动画,下次我们会考虑,让动画更具娱乐性一点儿。好吧?”话说到这,我无话可接了,只得伸出大拇指作鼓励状。“那,谢谢……加油。”就悻悻离去。

我打开会议室的落地玻璃门,走到外边的平台上。海风扑面而来,我不由得拉紧外衣拉链。远处是草木时疏时稀的矮坡,还有更远处灰蒙蒙的天空下灰蒙蒙的海。“其实我也没有把想说的话整得太清楚,自然得不到什么结果啦。”我这样告诉自己。少顷我转头,忽然看见那位总导演出来了。他也站在平台边,嘬了口烟,然后吐气,把烟放下,立在那里。白烟随着海风在他身后远远地飘走。

过了一会儿,我回到室内,挤入人群簇拥着的3D打印机旁。小同学们对这打印机表现出极大的兴趣,互相讨论着,“会打成3D的!”;“我要看……”一位被挡住的小孩念叨着,想把前面的人拨开;有些小学生对打印出的成品——在之前的争夺中摔断头的龙和一只完整的羊——你争我夺;一位初中同学活学活用物理课知识点,大声问操作人员“这材料比热容是多少!”引得个别中学生会心一笑。我转头看看背后的墙,方才的投影早已关掉,白墙上空空如也。我再抬头看看平台,那位导演已不见踪影。

初稿于2015年2月2日,终稿于2015年2月3日


留下評論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