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lourful building

在日京租厝前的一些展望

即将赴日,厝还没租,这怎么行?遂打开房讯网站细细比对。

愿望清单

我曾经也在日京寓居过1年,有美好也有辛酸。结合往昔的经验,我为自己列出了愿望清单,胪列痛点与锦上添花的点。至于为何如此排布需求,我会在后文展开阐述。

括号中附注的日语,是日本房讯网站上的常用表达,一些站点会将这些词做成可筛选标签,方便浏览者拣选出心仪的屋厝。

痛点

  • 骑车10分钟内到校区(自転車通学圏)
  • 离电车站近(駅から○○分)
  • 有停自行车的地方(駐輪場)
  • 快递柜(宅配ボックス)
  • 灶台所处空间和主房间有门相隔(1K)
  • 有阳台(バルコニー)

锦上添花

  • 若在2层楼以上,要有电梯(エレベーター)
  • 宽敞些,20平方米上下
  • 有网络(インターネット)
  • 有光纤(光ファイバー)
  • 炉子2个及以上(コンロ二口以上)

交通费的计算

做一番金钱上的计算。

首先,本次租厝,我尽可能找寻学校周边的房源。这是因为:

  1. 电车坐吐了
  2. 总觉得交通占掉一大比支出。

日本交通费确实比中国大部分地方贵出一大截。假设我一天别的什么地方都不去,就从家里与学校往返(即2趟);那么在家乡,坐公交车凡2元,地铁凡4元,共享单车凡6元;而在东京,电车凡18.52元人民币(而且现在人民币还升值了,在本文写作时点1万日元可换520.2元人民币;前后家校距离等同)。虽然有学生折扣,但是优惠有限;且在日本坐电车,如果所乘线路横跨两家及以上的电车运营公司,则每到另一家公司的地盘,价格又会为之陡增一级,学生优惠也不外此。自记账以来,交通在我的全部支出占到13%;而在日期间,交通则占全部支出的26%。交通耗费之钜,由此可见一斑。

但是仔细回想与分析,我在日期间的交通支出,其实要区分为日常的与非日常的。当时我也颇所游历,去了日本国内外的一些地方。远距离的移动势必会产生比日常更多的交通支出。将账本上的交通支出逐笔归类意义不大,我平常记账有记录「所在地」(交通支出的所在地则记为目的地),这样的话,我只需要把所在地为「东京」的记录筛查出来考察即可。

月份支出(人民元)
2019年3月¥1,096.84
2019年4月¥2,289.25
2019年5月¥876.80
2019年6月¥379.64
2019年7月¥329.23
2019年8月¥403.48
2019年9月¥1,431.94
2019年10月¥260.52
2019年11月¥222.45
2019年12月¥398.00
2020年1月¥853.22
2020年2月¥929.17
在东京历月交通支出

上表汇总为图表如下:

在东京交通支出消长图。根据上表数据汇总而成

为了验证我将在东京的交通支出单独计算出来的必要性,来计算下在日期间全部交通支出当中在东京的部分的占比。

看来交通虽是一大成本,但也不宜过大视。厝即便租在学校对面,也只能消灭掉通学的金钱成本。而在东京其他地方间移动(如逛街、逛展览),乃至跨地域的移动,租厝位置对其交通成本的影响微乎其微。

通学、通勤时间成本

在通学的成本核算上,时间也是不容忽视的因素。

以前从租住的厝到学校,单程总计需要半个小时:其中由厝到车站5分钟,坐急行电车(「急行」概念可与中国的「公交快线」相侔,即只停靠在特定的车站,由是提升行车速度;根据停靠车站数的多寡还能分出「特急」「准急」,和各个站都停的「各停」)1刻钟,下车后步行至学校复有10分钟——当然,这10分钟也可以通过再坐另一班电车或公交车来缩减,相应的,交通费用则再叠加上去。这样每日上下学都会花去1个钟头,在学校图书馆看书不敢看到太迟,也不好拎太多书回家。且因为地理的阻隔与时间的成本,总感觉自己也没法完全地投身于校园生活之内。

在日本难免需要打工补贴家用。很多时候城北会有一些做工的机会,而从我当时租住的地方坐电车,要先花4个字到达最近的交通枢纽,而后再换乘前往打工地。这样我单程需要花掉1个钟头的时间。好在在日本做工很多时候给报销交通费,但也有些公司会设置500日元的报销上限——而我单程就能花掉近900日元了。所以从节省通勤时间、金钱成本的角度考虑,租厝的选址也需要细思。

其他考量

在日本拥有一辆自行车,不说通学、通勤,光是在去超市买点菜都很方便。如果可以自行车上下学,则通学的交通费用又可省去。所以家附近有地方停自行车很重要。

日本寄送商品,基本需要上门当面确认,寄送者才可交付给消费者。若上门的时间里消费者不在家,则寄送者留下「不在配達通知書」「不在伝票」(来访不遇通知单),消费者登陆通知单上的网址填写能够在家的时间,再于这个时间段耐心等候。以我的经验,寄送业者又不会真的卡在填写的时间段二次上门,而要拖拉个1刻钟后姗姗来迟。虽然有些店家能够允许消费者把收货地址写到附近便利店去,由便利店代收,但为数少矣。在中国,网购商品一般可以寄到快递揽收点或快递寄存柜,再由消费者以方便的时间径行取货。而日本会搞出那般流程,盖因日本人有凡事预约的习惯,又有家庭主妇候在厝内的传统,方有滋生的土壤。我作为有功课在身的单身居住者,快递柜应会极大地便利我的生活。

再说说我为何希望灶台所处空间和主房间有门相隔。其实是希望油烟与我居处的区域隔开。以前寓居时,房间小小的,灶台正对着床;稍微做点带油的菜,油汁乱溅到一旁的书桌,整个房间都是味儿。当然,这一要求实在不行的话,灶台旁边能有通向外部空间的门窗,或配备上强力的抽油烟机也可。

阳台。以前寓居的地方没有阳台,是卑湿的底层楼。(不特如此,连两扇窗户都是坏的,而公寓管理员在这个问题上装了整年的死,从头到尾没帮我修过。)我只好在厝内两墙间撑一根晾衣杆——我不敢将杆子拧太紧,避免损坏墙壁;而如此杆子则动辄掉下来,有次直接砸我头上。推开厝门,满眼都是衣裤挂在天上,也很影响观瞻。且房间太过逼仄阴暗,双目不与外部风光相接,也严重影响心理健康。

电梯。日本有很多7、8层的楼厝,筑龄可有10年许(从本文写作时点始计)。这种楼厝说新不新,说旧不旧,住也尚可,但是搬运东西上下楼没个电梯就要命了。——特别是屋厝退租时,室内的家具要自行清除。

面积。以前住的,含洗澡间、马桶间、灶台、洗衣机位才10平方米出头。再铺上床,安好书桌,架好书柜,放个垃圾桶,基本走路的地方都没了。当时我是欣然接受了这一切,因为我也喜欢钻研收纳的艺术。但作为钻研的结果,这回我想租阔一些的房间。

网络、光纤。如果公寓自带网络,不需额外敷设、计费,肯定是方便的。

炉子多一两个,好发挥厨艺,犒劳自己。当然这不必须,所以说叫「锦上添花」。

3條評論

評論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