记东方文学课两件事


听陈希我老师讲日本文学,有两件事很有意思。

一是陈老师说自己是全教室里最愚笨的人。为什么呢?这个教室里所有的目光都聚焦于他;所有的耳朵都在接收他的声音:所有人都在观察他。而他可能发音不标准;可能什么东西说得不全面;甚至可能忍不住抹了抹鼻子:一份又一份「愚笨」都被大家观察到了。于是「这个教室里最愚笨的人名字叫陈希我,而剩下的都是聪明人」。大家听完都笑了。

二是谈到《菊与刀》与《日本人的缩小意识》,其作者都是日本文化的局外人。他们以局外人的视角,抓住了日本人的一个又一个侧面来描写,写得详实生动,但毕竟只是一个又一个侧面。接着说自己也是在抓住自己捕捉到的侧面介绍给大家,难免有不周到处,也许在别的场合,他又会发表出另一样的见解。随即下课。


留下評論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