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 woman chasing her child in a park

“传毒”——童年游戏回忆一则

院里小朋友们在玩一个奇怪的游戏,观摩了一下规则。手心手背,每一轮选出一个阴性,最后剩下一个阳性。然后阴跑阳抓,被抓的感染变阳,一起抓阴。有个固定的地方是疫苗接种点,阴性跑到这个点会获得30秒的免疫时间。

马健将@微博

看了下那条微博的评论区,有些人说这游戏叫“捉耗子”“捉鬼”什么的。我小时候,大家管这个叫“传毒游戏”。

“传毒”规则略有不同。是有“毒”者用手触碰人,口称“传”,毒就传给被碰的,出手的人就干净了。如果看到带“毒”者向你冲过来,可以双手叉胸前,口称“防”。

那么打起头开始就一直“防”着不就好了?但是有时候,一直保持防的姿势,会被指“作弊”,然后众力把他手强行扒开传他毒。当然这样折腾完不免起冲突,打一架什么的。还有一些人故意作出不设防的样子跟那边晃荡,被触碰后举出交叉的中指与食指,说早就防了。这也不免争议。

被传“毒”的人,在冷却时间内找不到下家,就“爆炸”。冷却时间可有10秒、30秒、1分钟不等,看可游戏的时间有多长。

这个游戏,规则简单,也很富侵略性。比如,一个人可能并没有参与这些闹腾,只是文文静静地坐在教室里看书,被传了,在不知所措中被宣布“爆炸”。脸皮厚则已,脸皮薄就只好在好事者提示下再传给同桌、临近同学,就把左近的人都拉进局了。在上课的时候,甚至可以把动作微缩到手指这一层级后继续玩。

有一回课间,有个可怜的带毒者没地方跑了,只好走上讲坛,传给留在教室的老师。老师不明所以,大家那一刻也都愣了,然后突然大笑,围住老师倒计时,然后宣布爆炸。

老师后来得知了原委,指斥游戏格调低下,不兴我们玩。但一个物事一旦成为禁忌,就抑压不住了。只有到后来大家升了年级,看到低年级在玩,觉得幼稚了,要么腻歪了,才会收手。

当时是非典疫情后的一两年。

(按:蒙网友指教,1990年代已有此种玩法。)

評論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