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M96暴走记

我对「二次元」这个标签无甚认同感,漫展也就去过两回:一回是CP,一回便是本文的CM。

CM的全称是Comic Market。CM这一简称,多半是中华圈的叫法。因为在秋叶原虎之穴买票的时候,我曾与店员说要「CMのチケット」(CM的票),但是店员没听懂。悻悻道歉以后,躲到一旁查手机,才知道它更通行的简称是Comike、Comiket等。在当时那位店员的脑海里,CM大抵是电视广告(Commercial Message)的简称。不过由于本文以中文写作,下文我还是会沿用「CM」一称。

日本本土地图

CM可以说是日本乃至全球最大型的同人志即卖会。CM在日本之壮大,与它选址东京大抵是密不可分的——首都圈集中了全日本大量的人口。且日本国土呈狭长的弧形,东京恰处在这个弧形的中心位置。

截至2010年代末,CM于每年的8月和12月的几天,在东京国际展示场举行。这回我与同行朋友的与会日期是:

8月10日

乘夜间巴士上京,凌晨方抵新宿。我开玩笑地问同行:「就这么冲向场馆罢。」大家应的力气也没有,就摆摆手。于是窝进住处睡了半日。

午后方出发。或许正因晚到的缘故,人流不及想象。工作人员并未检票,这也验证了卖票是为了控制人流的说法。馆内存货已不甚多,我们漫无目的地逛着。同行感叹:「我们似乎错过了。」另一位接茬:「倒也不错。场馆还是很大的。我们没有人挤人,就体验了CM,明天都可以不用来了。」我也起哄:「就是了哇,反正本子也会开通贩。」但后来果然还是不甘心,相约明旦要去见凌晨四点东京的样子。

晚上开始研究图鉴,以令明日有的放矢。过了零点亦未眠。

8月11日

四点爬起。

经历一番折腾,五点许电车进站。手持目录上车,有女性见状,笑着将我指与同行男性看。我既入座,翻开代表8月11日的绿色页面,便在车上大大咧咧看目录。第三日涉猎内容亦颇多,有画着可爱诸娘囝的本本,有人类与乾健动物的精神交流,有猫囝相片集、风景相片集、军事与历史的研究,更有秋叶原掌故。

临近六点,到达大崎站。车门一开,囫囵台车的阿肥便开始推挤,全无マナー可讲。人潮涌动到上行的扶梯,以至完全不须看地图,随波盲走即可。

抵达上层,辄自北改札口离开,复以昨日买好的コミケ乗車券过闸。这里经历了一个波澜。乘车券插入后,并不吐出,只提示我去利用别的改札机。当然,我人顺利地过了闸子——它未及将我拦下。便寻工作人员求助,待她拆开机器,将打了孔的券交予我。接下来便招呼同行照做,结果同行也被吞券。站员无奈笑笑,便去逐个解决——原来我们插入券的朝向不正确。

下到临海线月台,人头早已盈满,只等着车来了。

我们一行有分工:两人赴同人馆,在国际展示场落车;两人赴企业馆,在前一站东京电讯落车。到达东京电讯站,有人见我们要落,便微笑礼让。一片祥和氛围下,落车的人并不及想象中多。看来下一站的地狱绘图到底会什么样式,我已无法想见了。

东京电讯站的扶梯

我们不假思索地随着人流出来,有蓝袖标的CM工作人员和一家天然水厂商的工作人员从旁引导。行到红灯前,有交警引导我们列队等待;进入窄道,则有CM的人劝导大家并为两列:全程可谓井然有序。最终到达馆前大道,大家陆续成方阵坐下,按指示将行李放在自己的前头。

方阵是CM的人割出来的,阵前排布了编号。工作人员又在一旁高声道:

今天的场馆,在各种意义上,都是全世界最热的地方。大家要注意补水。今日的入场手环,自六点至八点,在馆门口有售。队伍将在八点移动。在此之前,可以手机拍下方阵编号,而后买票、买水,等等。

日头很大,幸有树荫遮挡

没多久,工作人员右请求大家起立前行,坐紧凑些。我们也离开树荫,坐到了大太阳下。满地的蚂蚁爬上大腿,陪伴我们度过一个多钟头。唯一的慰藉是,前头的人有马扎坐,且个头又很大。现场有人撑伞蔽日,我们也有样学样,撑开写着大大的简体中文公司名的伞。

过了不知多久,两只乌鸦叫着飞过。坐后头的与人攀谈:

今日の天気、いいっすね。

いいっすね。

一时无话。

手荷物検査

过了两三刻钟,CM的执役喝道,警察官来查行李了。只见警察官手作刃状,口称「お願いします」,将自觉的人海劈开。而后又归于无聊的寂静。

三日目リストバンド

快到八点,工作人员在一旁提示大家带好手环。有人开始站起,多半也是坐麻了。

八点。人陆陆续续起立,工作人员亦喊道:「これから本気ですよ。」骚动在人群中蔓延,蝉鸣也突然刺耳起来。

过两三刻中,队伍向前移动。

举臂入场

进入馆区,大家将绑着手环的手臂举起,场面甚是壮观。

进了馆区,又是一番竞走。火热的人群最终冷却下来,形成了队列。这时是九点,过一个钟头开馆。

玩Wi-Fi名的意外地很少。记得以前听某音乐会大家玩哏都玩得很开心

評論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