兩個月日之前,天故是焅焅喏,含不蜀時變涼去。共宿舍其河南儂講:「今年暝肯定會凊死。」伊儥相信:「汝這裏冬天。」福州這五、六年,遘十一、十二月去,故是半寒不暖;敆這幾年來福州其儂,都見覺福州凊天這樣款野正常。秋涼持續野𣆯,宿舍其安徽儂盡滿意,講:「這樣款天氣野爽快。」

前兩禮拜,天變涼涼喏。

轉厝開了門,看見我翁,我頭蜀句就是:

哇野吓現刻。

㑚是講接下幾日,時不時南風天。本底卜添幾件衣裳,仱就無添。不過我愛去日頭下底徛𡅏,見覺曝𡅏雹雹熱。

前蜀禮拜,宿舍有儂有仂囝嗽,連𡅏幾日都未好。遘拜六,故𡅏啌啌嗽。仱復有蜀隻儂也開始啌嗽;兩隻儂跇頭嗽,這𣆯蜀隻儂嗽,等囇慢另蜀隻接𡅏嗽,實在是伓是心緒。

昨暝日晝,房間裏勢儂氣儥通,熻遘當儥戴去。去洗湯,過涼臺。連𡅏兩日無日頭,心𡅏想仱襶。洗完趕緊吹風機掏吹,無偌𣆯故是有仂囝嗽。宿舍四隻儂,三隻都敆𡅏嗽;儂家開始蠻蠻笑,「乞隔離以後着蔣做」。以前是「爭後恐先」,替儂送飯,現在可以吼別儂:「會替儂家送飯了。」

(間壁厝有儂體溫恰懸去。宿舍四隻儂除去我,都是班長、團支書、生活委員,送飯其責任,伊各儂推來推去,最尾討論出蜀芘解決方案:此刻呶間壁厝去,仱作爲密切接觸者齊去乞隔離。)

遘暝晡,故未好。宿舍儂笑𡅏講,「就是普通其流感了哇」。我凝蜀下,學伊講——不過換了蜀種語言:「ただの風邪!」日本有蜀隻團體,傳播謠言,講這盤其新冠病毒,不過是普通其流感,我學伊各儂其話講笑。囫圇隻宿舍大笑,仱開始擔心留學。

宿舍儂問:「藥食底蜀種比較好?」我有「三九感冒靈」,聽伊這樣款講,我就掏乞伊,伊手搖囇,講自家有「連花清瘟」。仱開始討論底蜀種有影。做細其前後,見覺有風寒囝,就趕緊討藥食;連𡅏幾日,蜀身酸𠴂,儂都野懶,卜想去睏,之後乍會好:大概因爲藥裡勢有安眠其成份,着睏好風寒乍會好。長輩講:「無辦法,汝體儥好,藥食了,快快好,伓通影響讀書。」我也無想恰価。長大了,有其時候風寒去,伓想食藥,睏蜀眠就好了;伓使介食藥,等囇幾日都無體。

儂家野早都去睏了。大半夜啌啌嗽,野価回宿舍儂珂囉,都乞我做拍斷根去。

今旦早起頭更更凊去。有兩隻儂爬起去,攬遘涼臺,卜洗牙齒、洗面,蜀開門就大告「哇」。我共另蜀隻寢寢落牀敆,故敆𡅏頌衣裳、梳頭、護理其藥膏吓水吓挱面𡅏。門蜀開,寒氣揦裡來,像手捻𡅏脰骨;復像墨膏蜀樣,骹腿乞澹通透去,直直澹遘上半身。嘻前後儂家是骹寒手痺,囫圇隻儂都凝去;一直遘有儂轉來,連手關門,盡像有熱氣流過我身體,乍反應過來,見覺有能耐振動了。

嘻前後,我都卜啼嘛了。

宿舍儂廣西其,「恢復感覺」以後,馬上使啼嘛其腔大告

骹尾窿風去,徛仂𣆯,故是野疼。許兩隻儂已經頌好大衣,看過去就盡熱落。儂家凊𡅏呋凇凍,喙𡅏跇頭唸「秋褲」。河南其敆許塊大聲講:「這樣款天氣,伓使秋褲。」

(「罔算遲到,也伓使讓自家喫虧。」宿舍儂逐着我,手摜𡅏食其乇,和和熱。)

想起宿舍儂以前講其話,踝店頭𡅏討熱其乇食。

看見有紫菜飯糰。嗌,嚽以前應該無賣。共莆田老闆攀講:「故有開發新商品吓。」講完就退悔自家講其世乇話,日本儂許樣款。依板倒是野認真,想蜀想,講:「前幾年就有做,汝可能恰遲去(賣澈去)。」

掏𡅏飯糰,我罔抖々罔行,就這樣款去上堂去(前斗其相片就是路中𢩅其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