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州熱天,天氣就伓講道理。下晝卜出門,罔覷蜀覷外首,日頭盡像會熁裏來。遘了一層樓,開鎖匙,掏出車——仱死了——天含不蜀時蕩雨,罔蕩罔大。卜直接行,手䘼馬上濫去,驚潨蜀身,轉厝掏雨衣頌。天懸頂都是雲,覷𣍐著日頭,但是固是野熱。討著雨衣,蜀頌,汗就洩出來,嚽也無辦法。上車卜騎,水滴遘手懸頂,都𣍐仈是汗啊固是雨。無偌𣆯,雨煞去了,天固熱去,㑚是講無敢褪,就總款行了。遘尾衣裳固是濫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