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到底是轉厝了。

雖然是濫潤天,空氣吸裡去,盡去野快。儂野価,盡囉嘈,不過都是鄉音,野親切。電動行人路懸頂,儂罔行罔倚,無管左右;我也跟𡅏敆下斗左囇右囇,做無規則其運動。停車場有了二維碼其牌牌,刷裏去伊自家會算錢。搭上客車,檻門外斗,圓圓其月掛着天懸頂。

我見覺野新鮮,復見覺野熟悉。

2019年8月15號,寢寢轉福州,平話、普通話摻𡅏寫

2020年11月30號,由頭遘尾改做平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