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书「乍视之」以启下,而白话有「乍一看」之语。刘开昌黎问说曰:「书不云乎?好问则裕。」今白话亦有「某不是说了吗」之问。

记于丙申年五月十八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