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志行,弈者也。尝为一弈棋程序曰手谈。比及西历新千年,著书而言曰:「夫棋之玄赜也难尽。欲精良其程序,当黾勉研思,觅索道理,然后可以日进。经廿年能入段,而百年胜宇内至善弈者。」今人机向局,后者胜,韩国棋院奖为九段。君若泉下知之,亦必欣然云。

民国二十年,陈志行番禺。父云:「少年好学志于行。」冀子重躬行,遂名之。垂髫染疾,终生体弱。既军寇,举家流徙,难安学。或时疏读书,而好躬身实验,借以钻研。战后就学广州。好算学,又修几何学以培思理。寻耽化学,终日研习。弱冠留校教授之。

围棋未风行。方束发,见局,浅学之。而立之年自谓曰:「惟夫围棋,可随手以应疾,但精心于肯綮。」乃从弈。居五岁,九州动乱,学术滞碍,遂得晓夕耕耘于楸枰。时棋斗不兴而武斗盛,弈师茫然无事。志行尝冒险,访诸师求弈。每竟一局,师皆复局解之。焉乃技日进,而愈识棋妙。尝致书其师曰:「愿辞职,就广州体育社【广州市体育委员会】,以蒙先生益多教导。若可,宁为杂役亦足。」师愕然问其悖否【传主著《电脑围棋小洞天》忆云:齐老师看了愕然,问我是不是发神经了】。既见放逐,肺疾而就医。医嘱静养,遂益有暇乎棋。寻集弈谱,别类整理,画图注释,若治格致之学【自然科学】。度七秋而为图文七千馀。又自为知不足及其微,乃独开一蹊,以格致学之定量法杂焉,料外势若几目、弱棋若负几目云。

浩劫后止,百业待兴。志行观化学之日新,久久叹曰:「吾诚有责焉,恨无所为。」遂戒棋谢弈,九载不抚局。既去楸枰,年四十六。闻有会论量子化学者,遂往之。同侪纵论计算机程序之属。志行未闻,立求图籍,知此格物利器。归家辄编程序。次月往校计算处【计算中心】,行【运行】其程序,判析所得,而正资深者纰缪。于是潜精研思,成济甚丰,又乃有所著述。既然,方复执棋丸。

尝有美国人谓志行曰:「敝国有缀属弈棋程序者。」又闻邦内海东【日本】亦有之。焉乃念兹,自书春联曰:「黑白分明,何堪玩物徒伤志?鸿蒙高迥,不断求知更创新。」倾囊买计算机,以编属其程序。居数月,万国程序对局,而荷兰胜。志行未及与之,拊膝叹曰:「嗟我围棋之邦,终伏其局。吾当复扬中国之名!」耳顺之年致其职,又申曰:「勿复聘请。」友人修书说云:「曷不摄生益寿,游憩于五色纷披之河山?无庸劳形以自苦。」志行慷慨答曰:「不冠天下,死不瞑目!」乃效支公,名其程序以手谈,笃志焉。是年弈新加坡,位处第六。欲新之,顾其机之运算也不速。遂假贷以买新者。增益程序,更革策略,俶成厥后之形。明年扶疾而冠通国,又位天下之第二。犹斟酌其程序。然愈精密,其行【运行】愈缓。志行尝为太极拳戏俟之。出数拳,程序方着一棋丸。年六十二,持往成都,胜六局,冠万国。既得奖金,复买新机。又有游戏社【游戏公司】寄书,愿代售其程序。逾二载,棋于东京,夺魁首。日本棋院颁状,奖为五级。于是自东亚北美,比年未有胜手谈者。志行亦遂其愿,俾夫中国之名复闻万邦。方有感,援笔书曰:「电照手谈,喜见围棋扬四海。脑枯柯烂,更求瑜宝贯长虹。」

志行年六十六,自立程序社,网罗能士,共属程序。次年又设茶室,招徕弈者与机向局。古稀之年,犹常与人棋,然辞让其奖,以勉励后进。年七十七,以西历二〇〇八年物故。其志与所得,大端见于电脑围棋小洞天一书。所著此外,有官子谱研究与扩展一卷,有机分子轨道理论一卷。

湖滨倮虫曰:志行之躬行就志,诚如其名。因化学之好,研习而业。闻电脑之名,忘食而学。志在一枰之上,务于方罫之间,乃以勤勉治棋,终俾程序能弈,扬国名而获志。凡是莫止乎纸上之谭。岳武穆词曰:「莫等闲,白了少年头,空悲切。」志行虽白首而就其志,况吾等之富春秋乎?昔梁任公美我少年,比以乳虎、潜龙、鹰隼、奇花之属。何辞之壮丽哉!今常闻同侪叹志之难就,自谓烦务也多。然及假日,昏然不觉而寐,或难之而弗为。韩非曰:「知之难,在自见。」又曰:「志之难也,在自胜。」少年不见其能而畏之,不胜其性而听之,其所以碌碌者昭矣。又闻曩者魏子建十年不徙,耽棋。常语人曰:「未为时用,博弈可也。」既临边事,五载不曾对局。管子云:「成功之道,嬴缩为宝。」谓以时行止也。而余于子建志行见之矣。当动乱,耕楸枰。浩劫止,化学方兴,遂谢弈。既有所成,始定志程序,扬名宇内。观志行所为,中嬴缩之道矣。


初稿于丙申年二月四日至十二日春分,二稿于丙申年六月四日至七月六日。

斯文以《知识共享协议》第三版共传,翻印增删,皆需署名,复同道授权。

初稿第一段第三句作:

遂以之名,盖冀子之重躬行也。

同稿第二段本作:

志行幼好象棋而善之。时围棋未风行,及至舞象,方见弈者,而浅学之。然犹爱【橘梅象棋谱也,是象棋之谓】。而立之年,权之二棋曰:「象棋,当慎乎处处者。至于围棋,可随手以应疾,惟精心于肯綮。」方改从弈。(……)度七年而为图文七千馀。又自为知不足参极玄而致至善者,乃独开一蹊,以格致学之定量法杂焉,料外势若几目、弱棋若负几目云者。

第三段第三句本作:

遂戒棋谢弈,百月不抚局,九年未拾丸。

同段第六句本作:

同侪纵论计算机程序云者,志行默然处其间。立求其书,知此格物利器。既归家,辄编程序。

第四段第二十三句本作:

居二年,棋于东京,夺魁首。

同段第二十六句本作:

志行亦遂其愿,扬兹中国之名于宇内之万邦。

第五段首本作:

志行年六十六,自立商社【公司】,以网罗能士,缀属程序。次年又设茶室,延徕群众与机弈棋。

同段「其志与所得」句及后文本无。

论赞本作:

得其乐乃从之,有名师则学之,无所事乃研之,观日新则戒之,闻未识乃求之,恨势颓则挽之。有所好,有所思,辄躬身以行之,弗迁延而忘之,壮而获,老而成。观夫志行一生,其名诚如不虚。何以述斯弈者?但行字可得之。

他者太烦不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