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前祖母与我一袋香菜种子,一个小花盆,一抔土。我养了大概半个月,颇旺盛。祖母来视察,我即相与,很自豪,祖母连根就给拔了,指着坑里一堆种子讲被我捂死了,养堆杂草,浪费时间与养分,然后换土改莳。后来香菜长得郁郁葱葱,祖母很满意。

再后来我也以为养了半天却是杂草很好笑,可还是觉得难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