感觉摩尔庄园我玩不过七天😅虽然我也课金了,也不排除我会“真香”。

但我其实是过激遗老,对二〇一几年的场景重绘事件很不满的那种。然后它给我复刻一个重绘后的城堡放在那边,我的眉头比花婶贴的牛皮癣还要皱。至于小游戏,现在都是用手戳的,也没有以前用鼠标点那么快乐。

但是引入电驴是个好主意,在触屏这个使用现场,其实电驴、滑鞋要比火龙珠香。页游时代没能搞起来的旋风车系统,搞不好能在新版庄园焕发第二春。坐骑系统相信也能继续迎来它的拥趸,虽然本过激遗老把坐骑视为页游版庄园堕落的要因。

摩尔拉雅雪山和通天柱的还原我很满意,忘了写进正文了。充分发挥了3D游戏的优势。以前页游版,只能在“摩尔拉雅山下”地图中才能看到通天柱。而2D游戏的场景绘制,是从上往下的目线。通天柱在这种情况下,只能被画成一根可爱的棍子的下半截。但高塔建筑本应该是供人瞻仰的,在3D时代,通天柱才重新在不经意的向上一瞥中给人感动。而雪山上的滑雪、缆车项目,也充分利用了3D游戏的优势,微博上的好评就是明证。

当年作为遗老集体发飙的导火索——摩尔的几头身问题,在如今的三维游戏面前似乎也不是问题了。现在立体的胖乎乎的小摩尔,我非常喜欢。

曾经遗老们因为后期剧情编写不走心的问题,控诉库拉和摩乐乐(谑称蓝胖子,有了摩乐乐以后的庄园叫做蓝色的夏日)的存在。认为有了它们以后,只能看到蓝胖子的后脑勺,而不是自己的虚拟形象参与到剧情里。但今年一半地走进社会,参与到了一些案子之后,反而觉得淘米当年IP化的战略是有道理的,尽管当年还没时兴IP这个词。页游的衰败,跟重绘场景、几头身、IP的引入一点关系的没有,纯粹是一些年纪尚小时理解不了,长大以后才幡然醒悟的商业道理罢了。

现在的新版庄园里,只有RK作乱(有待新一轮“洗白”),瑞琪守哨,弗兰克还不知道在哪里学走路吧。忽然又有点想念那个蓝胖子暴锤库拉的“修正主义”庄园了😅我也太贱了吧。

我理解情怀是打给人满看的,这版庄园是一款新的游戏——本该如此。十年前,包括我在内,好多米粉都是为了在这个时属新兴的平台上找到摩尔、赛尔等的同好才注册的微博。那时候米粉们不安地互问着:“如果以后淡出了圈子,我们还要互关吗?”我富有激情地回复,即便去到不同圈子了,看着大家各自有了新的未来,也是件美妙的事。然后,然后就没有然后喇,淡出微博的有之,悄悄取关的有之。我也有了很多更加“三次元”的爱好。我也知道不该指望庄园能被完全地复刻,旧庄园只能观念地存在。

后来,淘米“支棱”起来了。许多热爱庄园的人们重新披了鼹鼠皮,去参与内测,去提意见,去真情实感地组成各种粉丝团体。我发自内心感念这一切。

但从一开始蹲到手游复刻的消息,我就打定主意只在正式上线后玩。也许是受够了,我也淡出了,然后等着与它再次相遇——与它的再遇是可期的,这比三体电影要靠谱得多。然后,它不负众望地来了。

我也没再特意找当年网友一起玩——能不能找得到都是问题。它已回归了页游时代的盛况,彻底地成为线下同僚情谊的延长线。那些年一起上课、吃饭、吹牛讲脬,“三次”的好友们,我们一起在庄园种菜。而不是当年的网上遗老众。

它已是一款崭新的游戏,而今天将是我玩它的第五天。距离七天还剩两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