记观《只有野兽知道》

snowy house grayscale photo

适逢第32届东京国际电影节,看了法国电影《只有野兽知道》。

东京时间10:15开演。电影有英语字幕与日语翻译。

故事发生在一片冰天雪地中,一个偏远的法国小镇里。一场暴风雪覆住了通往这座小镇的路。一辆车抛锚在路边,车主却不知去向。故事从这么桩案件开始,但并非只局限于此。随着剧情推进,出轨、恋尸、自杀、网络诈骗、勒索、表白……许多桩看似独立的事件,因为当事人物之间的关联性,如接龙般被联系起来,并由导演以多视角的分段叙事逐个呈现在我们眼前。

这部电影给我最大的印象,便是工整。就题材而言,这部电影应可算为悬疑。电影中出场人物也繁,他们来自不同地方,其所作所为却互相影响,如蝴蝶效应然。而且虽然涉及到的人物与事件多,却多而不乱,所有的伏线在最后都被回收,形成闭环,故云工整。

放映后的答观众问环节

有意思的是,这部电影的原名,对译为中文,只是「只有野兽」。而这野兽也如一种明喻,在宣告影中人们的所作所为。但在电影节翻译该标题为日文时,处理为了「只有野兽知道」。在放映后的答观众问环节,有人提了这个问题,而被告知此乃有意为之。

也有观客得到提问机会后,洋洋洒洒讲了一大通自己的感想。有坐我身边的人黜殠:「这不是提问环节吗?他怎么光在那边说自己感想了。」不过能引得人如此饶有兴致地跟着镜头思考,导演在这部端绪繁杂的作品中展现出的野心,应是得到认可了吧。

2019年11月3日于东京六本木EX剧院,后有修改


留下評論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